凤凰彩票官网 > 关于我们 >

创维、乐视打口水仗:客厅经济引发生态之争

创维、乐视打口水仗:客厅经济引发生态之争

  电视屏幕之争,正因互联网企业的加入而越发白热化。10月14日,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对创维酷开公司董事长王志国的“伪生态”说法公开回应,他在回应中写道:“我只能说,这是电视史上最无耻的一次碰瓷。”

  两天前,一向低调的酷开公开质疑互联网电视打造的生态是“伪生态”。王志国在当日召开的媒体沟通会上直指乐视,称其TV的封闭生态是伪生态,并给乐视电视预言了“生命周期”。

  对此,乐视梁军在10月14日发出长文回应称,友拼搏在线商用品牌山寨机欺骗消费者,而乐视“全部低于量产成本定价,友商不服就公开BOM”。

  今年9月,乐视在香港召开发布会,低价发布电视,这让传统彩电企业压力很大。“行业内的生态很多,有很多是真生态,而自己还没有形成某方面的核心竞争力就要开始拓展生态,这种生态一定是伪生态。”王志国说。

  酷开质疑乐视牌照不正规

  这并不是厂家第一次对智能电视生态模式产生质疑,此前小米和乐视也曾对战。对于开放系统和封闭系统,酷开显然站在开放一边。

  根据国家广电总局181号文件,互联网电视的内容必须在7家牌照商的集成播控平台下播出。也是根据这条规定,王志国称,乐视智能电视的界面上标的LOGO是乐视网,而这是非牌照商的标识。“这件事情看似很小,事实上是一个行业秩序问题。”

  在牌照之外,王志国对互联网电视的质量和售后问题也发出质疑。在他看来,“互联网视频内容企业进入到电视这样的实体行业后,通过低价烧钱快速扩大销量,忽略了硬件、服务、售后体系的建立和完善”。

  而他认为,在酷开打造的生态中,创维集团则是有力支撑。一方面,创维电视覆盖了大量人群,庞大样本量对于探索运营模式有优势;另一方面,创维在全国有着强大的线下推广系统。

  此外,王志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酷开只做互联网电视,针对的主要用户是年轻人。创维在年轻用户方面较为薄弱,酷开将从年轻人的消费习惯中寻找突破点。今年酷开的营收目标为5000万元。对于具体的收入来源,王志国表示会在11月份进行详细公布。

  针对酷开的生态质疑,乐视方面随即表示,乐视电视光开机和关机广告每个月的收入已经超过了一千万元。随着乐视生态日渐成熟,其营销边际成本将会降低,未来肯定会接近于零,甚至完全是负向的。乐视称,当一个企业的电视保有量超彩票软件官方网站过一千万台甚至两千万台时,商业价值会有很多。

  虽然与传统彩电企业相比,互联网公司的电视销量无法与之匹敌,但是,从销售总量看,酷开TV的销量并没有乐视多。对此,王志国称,酷开TV只在线上销售,其线上的销量高于乐视。

  “客厅”争夺战愈演愈烈

  事实上,各路企业杀入电视端,更看重的是客厅经济。如何从单台智能电视上产生更多的运营利润,各家均在探索。作为内容方的腾讯视频、爱奇艺等,已纷纷和各电视厂商合作,获取更多视频用户;传统彩电厂商则欲做内容和硬件的融合平台,各自进行转型;互联网企业更是不会错过智能客厅的前期布局。

  在抢夺“客厅”的过程中,不论是互联网公司还是传统企业,都在发力“生态圈”。从各家企业公布的生态圈内容来看,主要以视频、游戏和健身为主,这也是客厅中最为常见的娱乐形式。奥维云网(AVC)的预测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客厅经济的价值将达到2300亿元,到2020年,有望突破万亿元。

  目前,各智能电视厂商均已激活了一定数量的用户。从数据上来看,彩电企业的大佬们在今年都已跨过千万用户的门槛,各家数据可谓不相上下。但是,拥有了用户的数量,如何对数据进行分析、对用户行为进行探索,仍是一大难点。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新加入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已超过15家。王志国预计,到明年,这些品牌或许只剩下5家左右。

  “首先是存在质量危机,一些互联网品牌在做第一批产品时,质量上出现了较大问题,导致速度放缓;其二,价格战相比以往更为激烈,价格不降下来卖不出去,降下来又亏本;其三,前一段时间因为资本市场特别好,很多厂商涌入,但是现在资本市场趋于下降、平缓状态,泡沫被挤掉了一些。”王志国称。

  但不管怎样,智能电视现已逐渐占领“客厅”,如拼搏在线彩神通何在此之上形成新的盈利模式,谁家生态将最后胜出,市场会给出商家答案。




关注ITBear科技资讯公众号(itbear365 ),每天推送你感兴趣的科技内容。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